知轩奇书 > 都市青春 >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 第四百九十四章 繁荣(2)

第四百九十四章 繁荣(2)

推荐阅读:至尊神皇你的家庭教师直播开局继承了一座动物园逍遥双修全球首富:神级再造系统我欲乘风踏天境闪婚9分9秒:大牌甜妻难搞定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困在江湖世界的玩家幸运闪婚:宝贝萌妻AO制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正文卷第四百九十四章繁荣盛夏的柳城,繁荣到不可想象!

    行走在柳城宽敞的街道上,哪怕是广成子,也几有一种不似人间的感受。

    道路干净、整洁。

    数十万的凡人,来来往往,摩肩擦踵。

    数万妖禽,起起落落。

    巫族巨人,昂首阔步。

    城市之中,一条条水渠,穿行而走,流过千家万户的门口。

    水渠内,水族幼崽的身影,嬉戏其中。

    但,没有污水,没有粪便,也看不到苍蝇、蚊虫飞舞的痕迹。

    这座城市里,就连老鼠的痕迹也看不到几只。

    要有,也只能在那些店铺之中,临襟正坐的鼠妖的身影在活动。

    于是,这本该是浑浊、肮脏的凡间城市,非但没有任何异味,反而有一股淡淡的香味,飘在空气中。

    偶尔,有着瑞兽、吉鸟的身影,在城市之中穿行而过。

    广成子看着这一切,暗暗的将这座城市,与昔年的夏都比较了一下。

    夏都宏伟而神圣。城高万刃,墙厚百丈。

    座座仙山,矗立于城外,重重福地,林立于夏都之中。

    梧桐圣树,顶天立地,有凤凰栖之,真龙伴生。

    人皇居于人皇殿上,九鼎环绕,吞吐日月之灵,采九州之元气。

    参圣走于园林,万年首乌居于苗圃,三千丈仙光直冲云霄,六千里气运,虎踞龙盘。

    应是往来无凡人,谈笑有仙神!

    那夏都的仙宅、神府之外,千万凡人所居之地。

    却是污水横流,粪尿满道,苍蝇乱飞,蚊虫滋生,凡人百姓衣不裹体,饿殍无数。

    以至于,很早就有人说:“人皇威德加于三界,号令行于四海,却不能拯夏都之民于水火,人皇之伟力,与人族有何干系?”

    眼前的城市,则表现出截然不同的另外一面。

    不仅仅与夏都不同。

    也和商都不同!

    更与周都的气质,截然相反!

    广成子看着那一个个在自己眼前来来往往的凡人。

    他们面色红润,衣着干净。

    很多都是入城来采买或者游玩的农民,他们穿着浆洗的干干净净的布衣,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发丝之间,找不到虱子的踪迹,显然是会定时洗漱。

    很多人都会带孩子、妻子一起来,小孩子普遍聪明伶俐,长的粉雕玉琢,可爱灵动。

    孩子们普遍都背着一个书包和算盘。

    书包里装着一本本书籍。

    妇人则大都穿着五颜六色衣服,戴着些好看的头饰,很多人手上都有着金银首饰。

    他们走在路上,即使遇到了金丹、元婴修士,也无所畏惧,更不会和其他地方一样退让。

    他们说话总是很大声。

    总是喜欢与人讨价还价。

    广成子咽了咽口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道心,总是对这些在这个道统日常的事情,表现出极度的不安。

    在这里,他总会莫名的感觉到窒息,四肢百骸总是会出现僵硬的酥麻感。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攥住了他的肺,压住了他的血管,让他呼吸不畅,血液难以流动。

    但,他明明早已经证得大罗金仙,聚了顶上三花,也凝了胸中五气,于是,得以将肉身向大道之躯锤炼。

    炼至阳极生阴,阴极生阳之境。

    他的肺不再是呼吸的器官。

    他的周身血管,也早已不再是气血循环的通路。

    所以,广成子本能的不安起来。

    他明白,肯定有什么事情,被他遗漏了。

    定然有什么东西,混淆了他的神识,动摇了他的根基,蒙蔽了他的感知。

    偏他感知不到,也察觉不到。

    只能懵懵懂懂,迷迷糊糊,被动的跟随着因果的潮汐,起伏向前。

    只有那颗锤炼了千百万年,经历了无数劫难,曾受了天道功德滋润的道心,依旧能保持清明,及时的提醒他,点醒他。

    危险,已经近在咫尺,就在眼前。

    广成子一个激灵,长长吁出一口气。

    他的眼睛,清明了几分。

    终于,他明白了过来。

    “道心示警,这是在告诉我……”

    “这些华国的凡人,可能导致我的陨落……”

    “而且……每个人都有可能!?”

    “从我踏入这片土地开始,所见到和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在未来大劫之中,成为我的劫数!”

    广成子咽了咽口水,不敢相信自己在这刹那所感知的天机。

    但,他不得不信。

    因为,天机不会骗人!

    作为大罗金仙,广成子早已经具备了某种与天道之间的直接联系。

    这使得大罗金仙们,具备了逢凶化吉的可能。

    就像此刻,广成子感知到了,因果碰撞的涟漪,产生的劫数。

    这是他的劫!

    无可避免,不可逃避的劫。

    因果,已经落下。

    大势不可违逆!

    然而……

    “这怎么可能?”广成子喃喃自语。

    天机显化,刹那消逝。

    但在消逝之前,广成子感知的那种种微妙契机,叫他毛骨悚然。

    从天机显化的那瞬间,因果涟漪碰撞的种种‘果’的征兆来看。

    在他踏入华国,直至如今,遇到的每个人。

    属于华国一员的人族、妖族、水族、巫族、阿修罗……

    不分男女老幼,也无论修为高低。

    都可能是他的劫数,也都可能成为他的劫难!

    “怎么可能?!”广成子握着拳头。

    他知道,自己肯定有什么东西遗漏了。

    那关键的因果,那与劫数直接相关的线索。

    明明就在眼前,却视而不见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

    广成子的神魂,一片朦胧。

    就好似漂浮在洪水中的一片落叶,也宛如在狂风中被吹向天际的一介微尘。

    身不由己,不能自已。

    恰在此时,一个穿着袍服,喝得伶仃大醉的道人,摇摇晃晃,从远方走来。

    砰!

    他无视了广成子的护体道术。

    也无视了广成子随身携带的灵宝阻拦。

    这醉道人,就这么撞到了广成子身上。

    广成子也就这么的让他撞在自己身上。

    而且,这醉道人毫不费力的,就将广成子的大罗金仙道躯,撞到在地。

    广成子愣住了。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他的眼睛,看着那个将自己撞到在地,已经迷迷糊糊的道人。

    道人嘟囔了一声,好像看不到广成子一般。

    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将腰间挂着的酒葫芦摘下来,摇了一下,听着酒水在葫芦里摇晃的哗哗声。

    非常开心!

    这醉道人的世界里,似乎只有那葫芦里盛着的灵酒。

    他打开葫芦塞,仰头喝下一口灵酒。

    然后哈哈大笑,扬天高歌:“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广成子浑身剧震!

    他想起了一个同样落魄的身影,行走在那镐京废墟之上的景象。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而那人是周携王之子!

    他是在携王死后,哭着一路从中原,狂奔回镐京的。

    当时,他在镐京废墟上的田野,喝的伶仃大醉。

    醉到连自我都被遗忘。

    然后他摇摇晃晃,质问大罗天,质问阐教群仙。

    本该守护道统的圣人,对道统秩序坐视不问。

    本该成为礼法支柱的诸侯,在背后刺出了致命一刀。

    本该为礼法秩序而战的仙人们,放纵了一切。

    作为唯一清醒之人,也作为唯一知道一切因果的人。

    这位王子,崩溃了。

    他的质问,随之响彻大罗天。

    甚至迄今,依然在那大罗天深处的道果之中回荡。

    “……行迈靡靡,中心摇摇……”

    “……行迈靡靡,中心如醉……”

    “……行迈靡靡,中心如噎……”

    “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字字泣血,声声断肠!

    广成子望着那醉道人远去的背影,他的楞了一会,然后迈步走向前方,那个醉道人,刚刚走出来的地方。

    一个在路边开的小小酒肆。

    酒肆的主人,是一只已经化形的猴妖。

    这猴妖见着广成子走进来,立刻堆满笑容:“道友,可是要买灵酒?”

    “那您可是来对地方了!”

    “贫道所酿的‘猴儿酒’,在整个华国,都是首屈一指的灵酒呀!”

    “您要不要来一壶?”

    “只要一百缕香火哦!”

    他说着,将一个葫芦推到广成子面前。

    广成子不动声色的笑了笑,拱手道:“道友请了!”

    “贫道却是有个事情,想向道友请教……”

    这猴妖眨了眨眼睛,还是微笑着问道:“道友要问什么?”

    广成子作揖道:“方才贫道,在那街道之上,与一个醉道人迎面相撞……”

    “此人贫道隐约感觉,似是在什么地方见过?”

    “未知道友可知那位道友来历?”

    猴妖见着广成子礼数很好,加上这也不算什么秘密,便道:“道友说的可是那穿青衣的道人?”

    广成子点点头。

    “嘿!”猴妖笑了起来:“他啊,自称是什么齐国公子……认识他的人,都喜欢称他什么‘公子国’……”

    “听说,连秦国公孙、楚国王孙,也与他相善!”

    “但这人啊,烂泥扶不上墙!”

    “总是酗酒,每每赚了点香火,就来贫道这酒肆买酒喝!”

    “听说连修炼,都已经不上心了!”

    广成子听着,目光灼灼。

    他知道,那个醉道人与当年携王的那个王子,恐怕都是同样的性质。

    因果孽障之中的清醒者。

    也是劫难浪潮之中的旁观者。

    更是最痛苦的哪一个人。

    眼睁睁的看着一切崩坏在眼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熟悉的所有东西走向毁灭。

    众人皆醉我独醒!

    这种无可奈何的绝望,这种不得自由的挣扎。

    足以毁掉任何人!

    偏偏,这样的人,连死都很难!

    想自碎神魂,法力根本调动不起来。

    飞到天与地之间的缝隙,想要摔死。

    偏偏,会遇到一个好心人,施法拯救。

    便是想尽办法,去到九幽血海之中。

    九幽血海的一切,也会无视他。

    纵然他主动挑衅,也根本不会有任何东西对他感兴趣。

    哪怕他站到天劫之中,天劫的劫雷,也会绕开这样的人。

    在其寿元未尽之前,天道不会让他死。

    他也死不了!

    这样的人与大劫之中的劫子一样,都是天道的某种规则的体现。

    想到这里,广成子的神魂之中,生出无边寒意。

    因为他知道了。

    这是天道的点醒。

    天道在借那个齐国公子,齐国灭亡之劫之中‘孤独的清醒者’来提醒他。

    你想知道自己的劫数吗?

    想看清楚自己的命运吗?

    就必须听话!

    就必须按照天意来行事!

    而天意是什么?

    广成子眼前,闪过了凶孽的身影。

    天意……让他为凶孽!

    不然!

    就这样懵懵懂懂吧,就这样浑浑噩噩吧。

    直到那杀劫临头,直至那劫数发作。

    他才能真正明白,他遗漏掉的是什么?被他疏忽的关键是什么?

    可是!可是!

    他广成子,从鸿蒙成道,历经无数劫数,尝遍种种苦难,数为帝师。

    这数百万年的修炼,这数个会元的挣扎。

    难道就是为了与凶孽为伍,甚至堕落成为凶孽的吗?

    这就是我的命数?

    不服从,就成为劫柴?

    这数百万年苦修,这无数磨难,这千辛万苦所炼得一切,都成为他人嫁衣,化作别人底蕴?

    凭什么?

    凭什么!

    广成子的神色,狰狞起来。

    在他面前的猴妖,看的心头发毛。

    “道友……道友……”

    广成子长出一口气,看向那警惕起来的猴妖。

    他连忙稽首:“却是有劳道友了!”

    广成子可不敢在这柳城引起这华国道统的注意。

    一旦被圣树标记,他就将成为众矢之的,逃无可逃!

    大罗金仙?

    便是准圣,在大道圣树的主场,也未必能有把握遁走。

    何况,圣树背后还有着圣人。

    惊动圣人的话,他连逃都没有地方可以逃。

    特别是,此地道统背后的圣人,乃是截教灵宝天尊!

    落到截教圣人手中的话……

    广成子想起了昔年自己三谒碧游宫的往事,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三谒碧游宫,让他与截教圣人,结下了莫大因果。

    这因果之大,让广成子根本不敢保证,截教圣人会不会不顾自身圣人体统,直接拔剑砍了他!

    于是,广成子连忙对那猴妖再谢了一声,就立刻走出了这酒肆,连一刻也不敢多留!

    7017k

本文网址:https://www.n2012.com/book/205/447547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n2012.com/book/205/447547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