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推荐阅读:至尊神皇命运三国之龙套觅封侯刚被悔婚超级天后带娃堵门庶女攻略我能把梦中的一切带入现实桃源乡村小神农合租恋人:恶魔的呆萌女孩重生我真没想当暖男三大恶魔王子pk三大刁蛮公主从天雷灭世开始

    天之正东,有城居水上,以碧波为路,瑶鱼为御。【】首发哦亲水有潮汐,城有起伏。是为凌水筑波之城。

    筑波城月华楼里,方星宿坐在靠窗的位子上,眼观鼻鼻观心,端庄肃穆。

    月华楼是筑波城中一等一的酒楼,月华楼的伙计的眼力见儿也是一等一的好。伙计阿三就跟新来的十二解释:“且看仔细了,那位身上的衣服,咋一看灰不拉几毫不起眼是不?错!这衣服的用料可是天云丝!什么是天云丝,那是栖息于东南高山大岳极顶之上的天云乌的羽毛捻成的,制成的衣服轻薄舒适、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穿在身上安神宁魄,乃是价值万金的好东西!”

    “看看那衣襟上的污渍,破烂的袖口,拿这样好的东西这么不当回事儿,这必须是修仙的仙人!”他吐沫横飞地下结论。

    然而十二疑惑地挠挠头:“修仙的仙人们来这儿后也见过几个,都是好看的不行、干净的不行的,没有这么落魄邋遢的……”

    “嘘!”阿三赶紧把他话截了:“你才来了几天!你知道些什么!仙人们是什么性子什么模样都有的,可得仔细伺候了,别惹着仙人,否则人弄死你跟碾死个蚂蚁似得。”

    十二唯唯诺诺地应了。又和阿三嘀咕:“上仙这坐了半天了,不叫吃的也不叫喝的,这是在打坐参禅吗?”“唔,想来是在参悟天地大道啊……”

    其实方星宿没参悟什么天地大道,她在分辨空气中的香味:水晶肘子、葱烧海参、八宝鸭、清蒸桂鱼、酱排骨……她的喉咙滚动下,更多的口水涌上口腔,随之胃部的抽搐也更加剧烈。

    饿!死!了!

    修真数年,连个辟谷也没修成,放在别人身上,肯定是要被称作废人的,然而换成了她方星宿,这不足也变成了诡异。

    “久等了久等了!”楼梯噔噔噔地响,跑上来一个精明利落的中年人,一看到方星宿整张脸笑成了一朵花。

    看到摇钱树能不笑嘛!

    而方星宿一看他这笑,胃反射性地又狠狠抽搐了一下。

    这兜售天下情报的天下楼都哪儿找来的这些执事,长的一样精明一样毫无特色不说,这笑起来也几乎是一样的弧度。

    “哎呀,这怎么啥都没点呢?不吃海鲜怎么算来我们这筑波城一趟呢?不把方小姐招待好,这楼主必定要责怪小的的。”这中年人——天下楼筑波城大执事笑眯眯地招呼来伙计,点了一桌子的菜。

    然而肚子再饿,方星宿也知道天下楼的宴席是轻易吃不得的。

    “废话少说。”方星宿懒洋洋地开口:“上半年的账单,拿来吧。”

    “和方小姐这样的优质客户打交道,就是爽快。先告诉小姐一个好消息,完成上半年这次付款后,小姐就升级为我们的天字号顾客啦!”筑波城大执事挑了一筷子刚刚送上来的酱鸭舌说:“服务费用降低三个点。”

    方星宿转动眼珠子,想这三个点是多少钱:一二得二,二二得四,三月三女儿节……

    “升级为天字号顾客的另一个待遇,想必您也清楚,就是您可以查其他天字号顾客的信息啦!”大执事热忱地说。

    方星宿听了这个才高兴起来。她秀雅的眼睛天真地弯了起来,笑的明媚又可爱。

    感觉离他又近了一步呢!

    然而下一个瞬间,方星宿的笑就凝固住了,因为大执事把账单送到了她眼前。

    “怎么会这么多……”方星宿无力地趴在了桌子上。

    大执事立刻苦巴巴地叫起来了:“小姐您得知道,上半年查的清风、剑月、长明三个城可都是十万人以上的大城啊!这个账单可是一点水分没有的,现在这物价上涨的多块?这人工、培训、交通、伙食、房租、折旧、器材、公关、关税种种种种,我们是一分钱也不赚您啊!”

    “哦,这三个城市是蛮大的……”方星宿最不擅长这些讨价还价的事儿了,她嗫嚅着。

    “是啊是啊,我就知道方小姐是最体谅人的!再说了,我们还给您有半年的账期是不……”

    大执事三言两语中,方星宿乖乖地交出了储物袋:“还差点……”

    储物袋没有设置禁制,大执事分出神思进去一看,心中顿时乐开了花,脸上可是压的牢牢的,依旧一副苦相:“方小姐啊,您这拖欠费用不是一次两次了,您这是为难我们这些小人啊,我们这怎么向总楼交代呢?您知道您费用不回来总楼是要扣我薪水的,您这一单单子我也就提成个千儿八百块晶石,都快给扣光了啊……”

    方星宿低下头,脸慢慢烧起来,而眼中有泪光闪动。

    大执事分寸拿捏的刚刚好:“算了算了,您一个姑娘也不容易,不就这三瓜俩枣吗,我认了,我担着了!”

    方星宿感激地向他连连道谢,又羞赧地从怀里掏出一物:“您这么照顾我,我无以为报,这只分水匕首是我自己炼制的,您不嫌弃的话……”

    “何为分水匕首?”不等方星宿说完,大执事就麻溜儿地接过了匕首:方星宿是谁?世人不愿意承认也得承认的制器天才啊!这一件匕首,别说千儿八百快晶石,就是十个千儿八百也有了啊!

    “承蒙惠顾。适逢楼主家弄璋之喜,优惠大酬宾,特赠送□□一条。”临别的时候,大执事说:“云银城附近近日有九凤出没,云银城主诚邀各方俊杰前往协同捉拿……”

    “九凤!”方星宿惊喜地叫了起来,眼睛里闪起小星星——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每次接头,天下楼及楼主总是会有各种喜事打折、优惠。

    “听小的说完,这不过是表面的幌子而已,其真实目的就是为了吸引方小姐你前去,”大执事颇有深意地说:“你,才是他们想捕捉的那只九凤。”

    “咦?他们还没完啊。”方星宿烦扰地道:“我就三年前试了试他们号称百毒不侵的圣鹤能不能扛得住号称至毒的万毒蟒的毒——结果事实证明是扛不住的嘛!这个百毒不侵是名不副实的嘛!然后云银城就开始不停地派人抓我,到现在还不消停。真是的,这明明是他们的错啊,他们就不应该吹牛皮说是百毒不侵的圣鹤啊,应该说是一毒就死、很容易弄死、千万要小心别把它弄死的圣鹤……”

    大执事咬住嘴唇吞下了笑。云银城当年的狼狈模样他是见过的。方星宿把万毒蟒的毒液混在果子里去喂圣鹤。那些千百年来被云银城奉为神物养傻了的圣鹤丝毫没有防备地去吃,结果噼里啪啦死了满山满野。从那后云银城标志性的银云鹤隐一景几乎不复存在。这让一向高贵冷艳的云银城丢尽了脸面,在众城间传为笑谈——云银城能放过她才是奇了怪了。

    “所以小姐万不可去!”大执事叮嘱道。

    “哎呀我被他们烦死了,他们想我去那我就去好了,一了百了。”方星宿做出了决定。

    大执事面上焦虑劝说,心里却在得意地想,云银城主,马上就是您的寿辰庆典了,吾主送您的这份大礼您可接稳咯!

    三天之后。

    方星宿站在云银城外,遥望漂浮云霄的云银城。

    城中建筑皆作象牙白色,托浮着建筑、以及漂浮于建筑间的重重银色云朵把阳光反射出五彩的颜色来,整座城显得无比的圣洁庄严。当然,在三年前,云中还有千百只姿态优雅的鹤飞翔起落,清冽的鹤鸣声声闻九天,圣洁庄严之外,更增添无尽气度风流。

    空气中传来皮鞭挥动的声音,然而呆呆站立的方星宿耳朵自动把这声音屏蔽掉了。眼前一黑,一只巨大的蹄子擦着她脸踩了虚空一下。方星宿受惊踉跄摔倒。在她上方,四只麒麟拉着一座巨大而华美的白色辇车呼啸而过。辇车中的人高高在上,方星宿只看到了那人的束发锦带在空气中划过。

    不过方星宿更关注的是麒麟兽:“好想要一只,阿宿只要一只就可以了。”她口水当即就流出来了。

    “姑娘你没事儿吧?”此时的云银城外人来人往,其中不乏古道热肠之人。一个看起来和方星宿差不多大的、装束上看起来是什么修真门派弟子的姑娘把方星宿搀扶起来,愤愤不平地看着那麒麟车的背影大声喊:“这是哪家没教养的?冲撞了人也不道个歉!”

    “成师姐噤声。”和她一起的同伴提醒他:“可看到了那半白半红的旗子?永阳白血旗!”

    “原来是永阳城的人啊,永阳城了不起啊?”这位成师姐说是这么说,声音是弱了不少。

    “你一个人吗?没有同伴吗?”她又关切地问方星宿。

    方星宿拍打着身上的泥土,心不在焉地摇头。

    “看看你这修为这么差的——你出了最基本的旋照期吗?也敢一个人到处乱跑?”成师姐真是个非常热心的人的。

    “我的修为是不高,怎么也提不高。”方星宿烦恼地说。不过旋即这点小苦恼又被快乐代替:“不过有一个人,他总是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出现,救我、保护我,所以,我就算一个人,也从不会害怕。”

    “是吗?是个男子吗?他长的好看吗?”成师姐拉着方星宿的手和她一起走。

    方星宿很少有机会和差不多年龄的姑娘交流,此时倒有些不知道怎么说好。她顿顿磕磕的:“他,他大概是……其实我也没看到他长什么样子啦,但是他真的很厉害……每次我都被他骂……但是我知道他对我很好的……”

    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了云银城的地上之门。在这里设有传送阵,把入城者送上云霄。但是在进入之前需要登记身份。很快就到了方星宿他们。成师姐出示门派令牌:“蓝湖城归一宗弟子成雅乐。”

    登记者核对无误,示意她通行,然后示意方星宿出示身份证明。

    “我没有那个牌子。”方星宿小声地说。

    “是散修吗?”登记者抬抬头,看她修为这么低心内暗自不屑。伸手取了一块临时身份牌子:“可购买临时身份证明在城内通行,收费一块中品晶石。”

    “咦,要晶石的?”方星宿肉疼地喊——交完天下楼上半年的费用,她真的是身无一文了:“那我不进去好了。”

    登记者的不屑藏都藏不住了:“下一位!”

    “哎!”热心肠的成雅乐拉住了方星宿:“没事儿,我借你好了。”她拿出一块中品灵石交给登记者。

    “我不要借!我已经欠很多了!”“那就送你好了。”“这怎么可以呢?”“一块中品晶石而已,大家有缘分。”…….

    “姓名!”登记者不耐烦地打断两个女人的推让。

    “快登记吧,我也还没问你名字呢。”成雅乐微笑说。

    “我叫方星宿,天方地圆的方,二十四星宿的星宿。”方星宿也微笑着说。

    登记者在登记簿上写下这个名字,写的时候他还没注意周围迅速蔓延开的诡异寂静。

    “方星宿?”他疑惑自语:“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啊?”

    方星宿微笑给他指指他背后不远处墙上贴的巨大通缉令:

    缉拿妖女方星宿,赏金上品晶石一百万。

    示警的蓝色烟花冲上云霄——这个蓝色烟花是特制的,只用于方星宿。云银城地门守卫们迅速聚集,将方星宿重重包围。

    成雅乐不可置信地看着方星宿:“是哪儿弄错了吧,是同名吗?”

    “没有哦。”方星宿依旧笑眯眯的。她伸出左手拔出背上的剑。那剑原本配了个破布扎成的剑囊,简直不能更不惹人注意。可是这剑一出鞘,惊艳了每一个人。方星宿漂亮地耍了个剑花,冲入守卫之中。

    “地门失守!妖女上去了!”

    ...

本文网址:https://www.n2012.com/book/6933/360085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n2012.com/book/6933/360085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