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轩奇书 > 玄幻奇幻 > 姻缘孽 > 第六十四章 实现承诺

第六十四章 实现承诺

推荐阅读:至尊神皇僵爱:僵尸王的新娘精灵之从水舰队开始崛起霍格沃茨的序列魔药全能训练营弘治大帝东瀛怪诞创造时仙帝之巅魔法世界的道家真人混沌战记

    satnov18:02:46bsp;2015

    金御晴看着沫汐,静静的凝望着她。【】

    “嘿?”沫汐把手在他的眼前挥了挥,“怎么忽然不出声了?”

    “没什么,”他摇了下头,扯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只是觉得,你真的很聪明。可是,有时候太聪明,也不是好事……你想知道那只鳖是谁,为什么你不去问爷而来问我呢?”

    “他不会告诉我的。”她了解展逸濡。

    金御晴说,“那你又怎么敢肯定我会告诉你。”

    “我不敢肯定,但是还是来要问一问你。”

    “你知道了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知不知道,你的日子依旧在过,发生什么事,爷一样会撑着你……”还有他,他也会撑着她的。“这,就已经足够了。”

    “金御晴,你一定没有喜欢的女子。”沫汐轻笑着,忽然靠近他说道。

    他呆了一呆,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会说到这个问题。

    看到金御晴这样的反应,沫汐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如果你有了喜欢的人,一定就能明白我为什么来找你是抱着怎样的心情的。”

    “回去吧。”金御晴听完她的话,转过身看着门口,“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以后也不要再来了。”

    “不要。”沫汐想也没想的拒绝,“你也来过静落苑好几次,我一次也没有赶过你。你倒好,我就来了一次,你却是迫不及待的要赶我走了。”

    “我以后再也不会去静落苑的了,你可以放心。”

    沫汐皱皱眉头,“我要放什么心,又不是让你不要再来找我。喂,金御晴,你不会是生气了吧?”

    “没有。”

    “没有才怪。”沫汐站在他的面前,与他正视着,“倘若是我说错了什么话,我向你道歉,你不要生气了。”

    “你这个人……”金御晴用无可奈何的语气对她说,“你能不能有些王妃的架势啊,怎么嫁给爷那么久了还是学不会?”

    “你就当我是亲切一点不行吗?”

    “你这不是亲切,是傻。”金御晴失笑的道。

    “你才傻。”看到他终于笑了,沫汐的心里松了口气,“言归正传,我们说回你刚才没有告诉我,那只鳖是谁?”

    “你不需要知道。”对这个,金御晴是守口如瓶的。

    “说一下会怎样啊!”

    “你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

    沫汐顿时语塞。

    “爷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我不告诉你,也是为了你好。有些事情,迟早都会知道的,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你是要我,事不关己?”沫汐问。

    他道,“如果可以,你就把这当做是事不关己吧。”

    “六爷也曾经和我说过相同的话。”沫汐点点头,似懂非懂的说,“我知道了。那只鳖,想必是很大很大的一只。我想,是不是一旦没有抓住,就会有很大的事情发生?”

    “对。”这一点,他倒是不隐瞒。

    “好吧,我不会再问了。”沫汐找了一处阶梯坐下,“我还没有好好看过你练剑,你练一次我看看可好?”

    “知道了。”他话说完,瞬间握住剑柄,耍起了剑招。

    从雨化阁回到紫藤轩的时候,沫汐以为她会看到展逸濡,却没有想到根本看不到他的身影,一问下人才知道,他出了王府。

    沫汐自然地把目光放在若昕身上,“若昕,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小姐都不知道,若昕怎么会知道。”

    “也是。”沫汐伸了一个懒腰,问旁边还在候着的下人,“爷有说他什么时候回来吗?”

    “爷交代小的告诉王妃,让王妃先用膳,不必等他。”

    沫汐奇怪的喃喃自语,“他这几天到底在忙什么啊,忙得连饭也不迟了。”

    “小的现在就去准备膳食的东西。”

    “不用,我等他回来。”沫汐说完,折回房间的方向。今天比前两天还要冷了,之前替展逸濡缝制好的秋衣她还没送给他,她想趁着等他回来的这个时间,把秋衣和冬衣收拾一下。

    刚才她从雨化阁回来的时候,金御晴似乎没有出门的准备。也就是说,展逸濡出去并没有带上金御晴。

    那么,他去哪了?

    忽然之间,她想到了那只鳖。

    他要办的事情,是和这个有关系吗?

    “醒一醒,沫汐。”展逸濡推了推陷入熟睡的沫汐。

    沫汐感觉到两处的肩膀被人碰了碰,睡眼朦胧的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他,意识更加的清醒。

    “你回来啦。”她揉了揉眼睛,“我怎么睡着了……”她手上还抱着那几件衣服。

    “等我等很累了吗?”

    “没有。”沫汐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嘴巴干涩,不由倒了一杯茶喝下,继续说道,“你饿了吗?”

    展逸濡立即露出责怪的表情,“不是让你不要等我吃饭了吗?”

    “我想等你回来一起吃饭啊。”她笑着说。

    “如果我已经吃过了呢?”

    她怔住,随即道:“那也没关系吧,你陪我吃吧。”

    “真是傻瓜。”展逸濡注意到她手上的东西,“这是什么?”

    “这是你出门的时候,我在家替你缝制的。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身,你穿上试试好不好,不合身的我再修改一下。”

    “怎么做了那么多件?”他握着她的手,心疼的说。

    “试试先。”她拿了一件套在他的身上,“你瘦了好多,我按照你出门之前的身形来缝制的,估计是大了一些。”

    展逸濡脱下外衫,穿上秋衣。

    “果然大了一些,没关系,我修改一下很快就好的。”

    “不用了。”展逸濡说,“这样就好了,我觉得很合身。而且,我也很喜欢。”

    “真的吗?”沫汐微笑,“可是我的女红不是很好,有些地方裁制得也不好,你真的喜欢吗?”

    “喜欢。”他抱着她,“谢谢你这番心意。”

    “对了。”她想起什么,暂时离开展逸濡的怀抱,走到床边,拿出一样东西,放在展逸濡的手上,是之前送给他的荷包。“你收好,不要再把它弄丢了。”

    “对不起,让你担心受怕了。”

    “不会担心受怕啦。”她主动抱着他,“因为我知道,你一定回来的。抱着这样的信念等着你回来,我比谁都还要坚强。”

    “谢谢你相信我。”

    “不客气。”沫汐调皮的回应他,才抬头,唇瓣立刻被展逸濡封住。他打横抱起沫汐,往床上的地方走去。

    沫汐紧张到极点。

    两个人纠缠着,吻得难舍难分。展逸濡轻吻着她的额头,眼睛,鼻翼再到嘴唇。他就像在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他的挚爱般的。

    就在沫汐以为要更近一步的时候。

    展逸濡却突然戛然而止。

    “怎么了吗?”沫汐脸色红润,喘着气疑惑的问他,她的衣服已经被展逸濡揉得凌乱不堪。

    展逸濡没有回答她,起身立刻了房间。

    留下沫汐一人在房间,整个人的愣住。发生什么事了吗,刚才还是好好的,她不安的看着门口。

    轻咬着嘴唇,一股难过失落的情绪盘旋在她的心里。

    第二天。

    展逸濡早早就已经出了门,让沫汐想问清楚原因,也找不到人问。只好一人坐在饭厅用膳。

    奇怪的是,她觉得王府今天怪怪的。每天她都会看到下人在府上的各处地方干活,可是今天,她看到几个人。

    “若昕,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小姐指的是什么?”

    “我怎么觉得今天王府好像很冷清的样子。”

    “若昕没有注意到。”

    沫汐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怎么我觉得你今天也怪怪的?”

    “小姐不要多想了,用完膳食,若昕带你去集市逛逛吧。小姐好久都没有去集市了,不如去逛逛吧。”

    “也行,正好我要去买几本书回来。”

    不过,她怎么感觉若昕是故意要出去王府的样子。果然,她的猜想没有错。一出了王府,若昕就找着各种各样的借口拖着沫汐不让她回去。一会儿说她肚子饿了,一会儿说她想去看戏,一会儿又说想去种子种在静落苑里。

    这里消磨一段时间,那里消磨一段时间。总之,当她们终于回到王府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夕阳准备下山了。她们出去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怎么……”沫汐望着王府门口,不解的转头看着若昕,“这是什么意思?”

    王府门口,挂着两个的大大的红灯笼,上面用毛笔字写了一个‘囍’字。

    若昕微笑,并不急于告诉沫汐答案,“小姐,若昕带你回房间吧,你会明白的。”

    答案呼之欲出。

    她的房间里,床上的正中间,端端正正的摆着折好的新娘衣服,衣服的上面还放着一个凤冠,床下还有准备好的鞋子。

    “小姐,若昕替你换上衣服吧。”

    “这……”她仍然感到吃惊,“这是什么时候准备的,我怎么不知道?”

    她忽然想到,这几天展逸濡的神秘,若昕的隐瞒,还有王府上下的冷清。难道都是为了她,而在偷偷的准备着?

    只为了,给她一个梦寐以求的婚礼。

    ……

    “等我回来,我会让你成为我真正的妻……”

    ……

    这是展逸濡对她的承诺,她已经忘记了,而他,从来都没有忘记。

    ...

本文网址:https://www.n2012.com/book/6942/36027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n2012.com/book/6942/360274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